北京 |

点击拨打客服电话

4001-52-1588

最近浏览 清空

暂无浏览记录

虎峪旅游游记

发布者:青青 408 2013-07-17

       位于北京市昌平县南口镇的虎峪村,距市区40公里。虎峪是一条纵深8500米的山谷,1988年正式对游人开放,面积92平方公里。 

       虎峪的入口掩在一座村庄的背后进去不远是一个很突然的转折行不多久,眼前兀现出一个明绿的大湖几艘悠闲的驳船,透着一点点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味道,半壁的石洞里正藏着一只石虎,伸长四足,大梦方觉醒的神态,样子还不算很凶恶。

       溪水涓涓,穿行在山石之间,带走了大山的落寞,洗涤了尘世的铅华,流向了最终的归宿。越往山涧走去,越是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悬崖上的花朵傲视盛开;石头缝长出的小树坚强茁壮;突兀的山峰在云雾里遗世而独立;中流砥柱在河中间与水搏斗;水里的鱼儿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山间的蜻蜓早已在碧草绿植之间穿梭停歇;勤劳的蜜蜂在花儿周围叫嚣着不让行人靠近……

      水既不见,那就只好看山,人走在峪里,只看见两边的百丈石崖石崖斧劈而下,无法看得高远,更无路可攀援而上崖貌多变,奇怪的是石崖上一道道横向的裂纹,走过去了,突然想起一句诗:我面对一张成熟的脸,岁月之鞭将他抽打,满面沧桑的痕,山势稍缓,便有矮松、灌木或者野花探出来,矮松一例是黛绿,灌木多还是枯槁,大约还可以用苏东坡的枯澹来形容花散在丛中,星星点点还不是烂漫的时候但远看去,山色是已经分明起来了。

    诗人说:八百万的人烟处,何意竟得此幽居;流水渐濯我情怀清浅,青林渐染我生命欣新,在七曲湖边啾啭鸟啼,暂许我一日时光来与三春同始;正好可以移用过来。虎峪这一日,只在山沟里走走,并没有爬山,想想感觉也挺好回来偶然写到峪字,转过念一想,峪可不就是山谷。